飞雪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孤星刀客 > 第449章 断指为誓
  躲在床底的“天下第一神偷”张追风和“鸡犬不留”崔青衣听闻了司马仁义两人的谈话后,心中早已掀起了滔天巨浪,震惊莫名,他们万万也没有想到受人敬仰的神医伊素素会和司马仁义狼狈为奸。

  同时对两人口中所谓的“改头换面之术”极为好奇,不知到底是何种手段,竟然令司马仁义都为之佩服,就在两人暗自震惊的时候,只听“咔”的一声响起。

  有密室!

  张追风和崔青衣是又惊又喜,透过床底的缝隙朝外看去,只见前方突兀的露出一道暗门。

  “咔”的一声再次响起,墙壁恢复如初。

  张追风两人见司马仁义三人走进了密室,两人从床底下出来,张追风掏出火折子吹燃,只见房中极为简陋,一张床、一张桌子,还有靠墙的地方供奉着一张灵位,是司马仁义亡妻的,除此之外,别无他物。

  “怎么办?”崔青衣问道。

  张追风说道:“他们正在密室里面,咱们若是找到机关,势必会惊动他们,此举甚为不智,依张某看,咱们还是先回去,然后再做打算。”

  “只能如此了。”崔青衣点头道。

  两人出了房间,直奔朝天观。

  回到朝天观的时候,天色已经蒙蒙亮,此时,酝酿了整夜的雷声终于停歇了下来,天空开始飘起了毛毛细雨。

  刀无垢面无表情的坐在朝天观的门槛上,怀中抱着断魂刀,见张追风回来,依旧没有任何举动,仿佛痴傻了一般。

  张追风和崔青衣看的面面相觑,张追风喊道:“刀大哥?”

  刀无垢舒了一口气,冲着崔青衣沉声说道:“丑道长在里面。”

  崔青衣见刀无垢如此模样,心头咯噔一跳,有种莫名的悸动,朝里面奔跑过去。

  “刀大哥,你猜我看到了什么?”张追风略显激动的说道。

  相比张追风的激动,刀无垢显得兴趣寡然,淡淡的说道:“等回去再说。”

  张追风见刀无垢一反常态,隐隐有种不妙的感觉,说道:“是不是丑道人出事了?”

  刀无垢点了点头,沉声说道:“他死了。”

  余音未绝!

  “师傅!”

  一声凄厉而又悲伤的呼喊声从里面传来。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崔青衣坐在丑道人的尸体旁,满脸的悲意,泪水肆意的在他的脸上流淌,自从他喊出了那一声“师傅”后,就再也没有开口说过一个字。

  他的身子在不停的颤抖,双手握的紧紧的,指节因为用力早已发白,白的没有一丝血色,白的令人感到一阵彻骨的寒意。

  刀无垢和张追风走进来后,一言不发的站在一旁,他们能说什么呢?崔青衣需要发泄,如今他的样子反而令两人担心了起来。

  空中弥漫着一股浓浓的悲意。

  张追风的内心唏嘘不已,他想不到刀无垢和丑道人联手之下,丑道人还会死在司马仁义的手中,他压根就没有料到丑道人是被伊素素偷袭而死的。

  良久!

  天色已经大亮。

  崔青衣寒声道:“刀公子,师傅是如何死在司马仁义手中的?”

  刀无垢明显的感觉到崔青衣的声音还在颤抖,他似乎不敢接受眼前的事实,刀无垢轻咳了两声,说道:“道长并不是被司马仁义所杀。”

  张追风为之一惊,脱口而出的说道:“不是司马仁义?”

  “不是,是神医伊素素。”刀无垢说道。

  崔青衣露出一脸不可置信的神色,神情激动的说道:“神医伊素素?凭她怎么杀得了师傅?”

  刀无垢的脸上掠过一抹苦涩,说道:“天色太暗,道长被伊素素偷袭,身中毒针而死。”

  “伊素素!”崔青衣呢喃了一句,眼中充满了怨毒之色。

  “崔兄弟,人死不能复生,还请节哀顺变。”刀无垢安慰道。

  崔青衣的双眼中闪烁着仇恨的光芒,满脸杀机的说道:“崔某只知道血债血偿。”

  张追风说道:“如今伊素素和司马仁义狼狈为奸,对付她可不容易,何况她本身功夫也极为高明,崔兄弟切莫冲动。”

  崔青衣没有理会,抱起丑道人的尸体朝外走去。

  天公不作美,雨越下越大,顷刻间,三人便浑身湿透了,三人一点也不在意,任由雨水无情的落下。

  来到朝天观的后山。

  崔青衣将丑道人的尸体放在一边,跪在地上用双手刨着跟前的泥土,没有多久的工夫,崔青衣的十指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变的血肉模糊,令人惨不忍睹,可崔青衣浑然不觉,依旧不疾不徐的用手刨着身前的泥土。

  张追风看不下去了,开口劝说道:“崔兄弟......”

  刀无垢打断了张追风的话,无奈的说道:“让他去吧,或许这样他会好受点。”

  一个坑,足足挖了将近一个时辰。

  崔青衣痴痴地看着一旁丑道人的尸身,看的有些出神,似乎在回忆着什么,脸上有了些许暖色,过了好一会,崔青衣回过神来,咬了咬牙,将丑道人埋了。

  突然,只听“锵”的一声,崔青衣抽出背后长剑,剑光闪过,一截手指掉落在地,俗话说十指连心,可是崔青衣似乎一点也感觉不到疼痛,他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就切下了自己左手的小手指,任由血水洒落。

  张追风看的眼皮直跳,心中叹息不已。

  崔青衣郑重的说道:“师傅,徒儿断指发誓,一定取伊素素的人头来拜祭你,如若不然,徒儿不得好死。”

  言语中充满了杀气、充满了决然。

  说完,重重的在坟前磕了几个响头。

  崔青衣站起来,看着刀无垢说道:“刀公子,崔某有件事想要拜托刀公子。”

  “何事,崔兄弟但讲无妨?”刀无垢说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