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雪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万妖龙皇 > 第260章 井底之蛙
  “你以为本尊奈你不了么?呵呵,真是井底之蛙,不知天高地厚。”

  林云淡然一笑,旋即手中紧握,亮起淡淡光华。

  随即,林云便是闭上了双眸,似在准备着些什么。

  “哼,故弄玄虚。”

  陈自秀闻言,心底不由得一凸,看着林云的模样,似乎十分驾定的样子,但表面上自然不便表露什么,只得冷哼一声,讥讽着道。

  “呵呵,先前可是无数眼睛耳朵听着那看门狗的,如今,他还能拿出什么证据来不成?”

  “看到是故弄玄虚,怕是不知道怎么收场,才会如此说吧。”

  “他能奈我们何?虽是首席,不过是我等后辈子弟罢了,难道还能上天了不成?实力摆在这里,我就不信,他能我等如何?不就是仗着身份罢了。”

  身后数人,也是如此言语,根本不相信林云还能有什么手段能够奈他们何。

  “修远,我们不上去帮助首席化解这场事么?如今看来,已经到我们出手的时候了,不然拖下去,会被他们那一脉损了我等的脸面。”

  此时,站在陈修远身后的一名极境强者,忍不住出口说道。

  陈修远眼睛微微眯,看着闭上双眸的林云,那副高傲般故弄玄虚的姿态,一如密林之中时的身影,再次浮现在陈修远的脑海之中,这让他不由得在心底冷哼一声。

  旋即,陈修远脸上带着一丝冷意,淡淡地摇头说道:“再等等,或许咱们这位“首席大弟子”有什么手段呢,不急不急。”

  陈修远非常看不惯林云的高傲姿态,心底更是打定主意要让林云好好地吃一个亏,怎会就现在上去帮他化解这个局面呢?

  “可是……”

  那名属于道玄子一脉的弟子,此时有些担忧地继续开口想说些什么,可是刚刚开口,便被陈修远一摆手给打断了,见状,如今也只能作罢。

  他的目光在林云的身影看了看,又看了看陈修远,似乎嗅到了一丝不同的味道。

  但是陈修远可是道玄子一脉在承天院里领军的人物,天榜上前十强者。更何况林云虽然是这一脉的首席,但是刚刚登上不过两日,闻所未闻,亲近之意,自然偏向陈修远了。

  “这季天政,当真能拿出什么证据不成?”

  “不知道啊,不过他这副模样好像有些驾定的样子啊?”

  “哎,虽然他成为了首席,但是在老一辈的天骄面前还是不够看的,更何况是陈自秀等人极境强者,那季天政怕是只是这么一说而已,最后估计还是陈修远等人出手化解,不然季天政有何能耐化解此事?”

  周围围观的承天院天骄,纷纷低语议论着,虽然他们尊敬于林云的首席身份,但是也不太看好林云,毕竟林云成为首席的时日太短,而且还是在承天院之外成为的,相比于知根知底的一众天骄,自然认为此场还是陈自秀等人的把握更大。

  “不管如何,既然这位季天政能够击杀叶星河,得到掌教的赏识,成为了首席弟子,自然有其手段,接下来,让我等拭目以待吧!”

  随着一名在承天院之中,虽派别实力不大,却副有声望的人出声,这才停下了围观子弟的议论声,静静地把目光投向了林云。

  此时!

  林云身上似乎泛起了一阵玄而又玄的波动,随着林云垂下的手越发的紧握,青筋隐现。

  与此同时,林云的额头也慢慢留下一丝细汗。

  这一幕,加上那股浮现的一股玄而又玄的波动,让陈自秀心中一凹。

  让陈修远眼神之中带着一股阴晴不定之意,难道林云当真有什么手段?

  此时!

  林云缓缓地睁开双眸,手扬起,一颗珠子出现在了掌心之中。

  而后,林云微微催动,顿时之间。

  半空之中仿佛惊起一阵涟漪波纹。

  旋即!

  一幅幅画面便出现了在半空之中,虽然有些断断续续的,但是还是将一件事情缓缓地道来。

  那一幅幅画面自然是陈自秀先前等人,来到了凌天峰下,而后发生的一幕幕事情!

  几乎是完完全全地呈现了陈自秀等人如何用实力压迫季天明允许他们上去,言语之中如何遍地林云的话语,一幕幕…………

  “竟然是天象珠?”

  这一刻,陈自秀、陈修远等人心中不由得惊讶了起来。

  万万没想到林云居然会拥有天象珠!

  天象珠,能够刻录场景,保存景象,一般作为宗门传承之法所保存之物,极为地罕见!

  能够使用天象珠来保存的,无一不是极为重要的信息,甚至牵扯到功法、传承,无一不是各自宗门之中最为隐秘之物。

  即使九大仙宗,也没有如此大的手笔,说动用天象珠就动用。

  实乃打造天象珠耗费极为珍惜的材料不说,还需要金丹境的强者用以三味真火炼制,九大仙宗多少年没有出过此等强者了?

  那些个天象珠早已被用作各个用途了。

  万万没想到,居然林云能够使出如此大的手笔。

  “没想到掌教对于这季天政倒是厚爱之极啊,居然将如此珍惜的宝物给了他。”

  一时之间,陈修远看到这一幕,眼神之中不由得闪过一丝复杂之色。

  此时,就连他也要掂量掂量得罪林云还值不值得了,原本以为掌教道玄子收林云为传承弟子,只是为了打压道清子一脉的势力,没想到,实际上如今看来掌教却是对这季天政颇为地看重。

  “没想到你居然动用如此珍惜之物,可恨啊,早知刚才……”

  陈自秀眼中闪过一丝冷厉之意,猛然盯向那季天明。

  显然,在他认为,就是这季天明动用天象珠记录了他们的一切,所以才敢默许他们攻击阵法,原来早已记录了下来。

  早知道,就当先把季天明给斩杀了,也就不会出现这一幕了。

  陈自秀眼中有着一丝悔意,不该利用这一点的,直接把人杀了,一位侍从看门狗而已,一点麻烦都没有,都是企图算计林云,才留下季天明一条命打算将其当作替罪羊!

  如今看来,倒是做错了,陈自秀眼眸之中,闪过一丝恨意。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