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雪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甜妻指令:老公,要抱抱! > 第1247章 因为你们相爱
    “纪小姐,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身后一个女子声音传来,话语虽然是关心,但那语气却多少带着戏谑和嘲笑。

    这个女子在几个月之前也是爱慕者宋衍生的人之一,但宋衍生这个男人,给人感觉太非高不可攀,所以她坦然接受家中安排,跟一位青年才俊相亲成功。

    只是没想到,纪香菱回国后,关于宋衍生的流言蜚语就接踵而至。

    新闻报道更是将纪香菱跟宋衍生曾经在一起的绯闻吵得沸沸扬扬。

    女子那个时候对宋衍生还未忘情,看着那些报道,听着那些传言,心情自然是不爽的。

    尤其她不大喜欢纪香菱,总觉得这个女人太过傲气和故作自动,她也始终不相信纪香菱跟宋衍生会是一对。

    而现在,宋衍生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主动承认与时暖的关系。

    先前婚宴时,她倒是跟着男友一起去向时元博敬酒,那个时候时暖就在时元博旁边。

    她当时只觉得这个女孩子清清淡淡,但长得的确是漂亮,可是这种漂亮却不扎人的眼,让人感觉很舒服。

    恰好那个时候一个服务生来给客人送酒,她站的位置可能不大对,若不是时暖伸手挡了一下,服务生托盘上一杯的红酒怕都要洒在她身上了。

    她恋慕着宋衍生,也知道自己不会得到宋衍生,更知道宋衍生不会一辈子不结婚没有女人。

    但若在纪香菱跟时暖指尖择一,她自然毫不犹豫的选择时暖。

    看着纪香菱听闻宋衍生和时暖的关系狼狈不已,她觉得畅快的很,故意过来给她添点堵。

    纪香菱听闻女子的话,转眸看了她一眼,什么话都没说,踉跄着脚步朝着会场里面走去。

    女子耸耸肩,顿觉无趣,但也看出来,纪香菱受到的打击,可是不小。

    纪香菱的确受到了很大的打击,此时此刻,她真想质问宋衍生:“为什么要说出来,为什么要说出来,这么羞耻的关系,你怎么敢说出来……”

    她的眼睛盯着被众人视线包围着的宋衍生和时暖,心口却在缓缓滴血。

    她在恨自己,恨自己当初为什么那么骄傲,那么固执?

    既然都跟着他跑到国外呆了七年了,既然七年都已经忍下来了。

    那当初他回国,为什么她不跟着他回来?

    跟回来后,又为什么因为他的几句话就负气远走,一走就是六年……

    她自以为将自己修炼的足够与他匹配,他一定是她的。

    可是现在,她优秀,漂亮。独立,高雅,有体面的职业,有知名度,是个让所有男人侧目的存在……

    他却被一个刚刚毕业初出茅庐的小丫头迷得晕头转向,甚至不声不响的娶她为妻!

    这便算了,他为什么要说出来?为什么要说出来呢?

    他不知道说出来的后果多严重吗?他不知道这个事情一旦传扬出去,T市商界会乱成一锅粥吗?

    为了一个时暖,他真的打算豁出去一切吗?他就那么爱时暖吗?就那么爱吗?

    ……

    而宋衍生,对周围一众人的态度和表情尽收眼底。

    但也只是那么淡淡的一掠,轻声对怀中的人儿说:“别怕,有我在!”

    时暖怔了一下,抬起头看向他,宋衍生勾唇一笑,伸手拨弄了下她的刘海:“乱了……”

    时暖的心口就那么暖了一下。

    罢了,她想,罢了。

    既然迟早要公之于众,早一点和晚一点,有什么区别呢?

    她曾经跟宋以川订过婚,她的未婚夫身死不过半年时间。

    她嫁给了死去未婚夫的亲叔叔……

    这都是事实,不管过了多久,都不可能被人遗忘的事实……

    既然不被遗忘,早晚不都一样吗?

    她低垂着眉,轻轻咬唇,说:“二叔,我们……回家吧!”

    宋衍生漆黑的眼底溢出一丝温柔,轻轻点头:“就好,我们回家!”

    “可是,我好似有点腿软!”

    面对着那么多双眼睛看着,刚才还想到了不好的事情,她是真的被吓到了。

    不腿软,才怪。

    宋衍生嘴角勾起一抹笑,声音中的柔情几乎要渗出水来。

    他说:“没事,老公抱你出去!”

    时暖愣了下,刚想拒绝,宋衍生已经弯身,一把扶住她的双腿,拦腰将她抱了起来。

    时暖轻喊了一声:“二叔……”

    宋衍生低头亲吻了下时暖的额头,像安抚小孩子一样柔声叮嘱:“乖点,别怕!”

    时暖的脸热热的,可最终没有反对。

    宋衍生又说:“如果你害羞,可以将脸藏在我的胸口……”

    “恩。”

    时暖应了一声,真的将脸藏在了他的胸口位置。

    耳边男人的心跳声一下一下有节奏的跳动。

    听到这个声音,她觉得很安心。

    时暖闭上了眼睛。

    而宋衍生,不理会周围众人,只对着人群中轻喊了一声:“迟瑞,备车,我要带太太回家了!”

    不远处还在发愣的迟瑞忙应了一声,急匆匆的朝着出口方向走去。

    刚走到门口,就看见将要进门的姚子望。

    见迟瑞神色,姚子望有些好奇,询问:“迟助理你怎么出来了?”

    迟瑞道:“宋总要带着太太回家……”

    姚子望一愣:“回家?一起么?”

    迟瑞抿了下唇,点头:“恩,公开了!”

    姚子望更加呆住,而迟瑞已经越过她出了酒店。

    姚子望站在那里,看了一眼迟瑞,又看向会场里面。

    漂亮的眉头皱了下:公开了吗?看来T市,要乱了……

    ……

    T市乱不乱,宋衍生不想关心,此时此刻他关心的只是,他的小丫头刚才被那个贾浩成吓到了,有没有事。

    所以回家之前,他带着时暖去了一趟医院做检查。

    别人他信不过,所以屈玉琢最后也离席,跟着一块去了医院。

    检查结果,时暖的身体倒是没有大碍,但是的确受到了惊吓。

    这还是她的心理有问题。

    屈玉琢让宋衍生出去,他跟时暖谈一谈。

    宋衍生本是不大愿意,最后是时暖说了一句,他才逼不得已出去。

    时暖愿意接受屈玉琢的心理治疗,宋衍生已经很欣慰。

    可是他在欣慰的同时也在怕。

    屈玉琢曾说时暖忘却了当初撞见他出车祸的那一幕。

    那并不是美好的回忆,尤其是时暖那时候那么小,看见那样的场景,必然被吓一跳。

    精神受到刺激,在所难免。

    如果可以,他希望时暖永远不要想起。

    可永远不要想起就是对她好吗?宋衍生也不这么觉得……

    所以他将选择权交给了时暖。

    如果时暖想记起,那他尊重,会让屈玉琢配合帮她治疗。

    如果她不愿,那就让这个回忆,永远封存。

    屈玉琢的休息室,时暖坐在沙发上,屈玉琢给她倒了一杯热茶。

    他说:“我这里只有花茶,但是味道太苦,怕你喝不惯,白开水可以吗?”

    时暖点点头:“可以的,我平时也经常喝白开水!”

    屈玉琢点点头,在时暖的对面坐下。

    时暖手捧着白开水的杯子,沉了一口气后,开口:“屈医生,你说吧,不管什么结果,我都愿意接受……”

    屈玉琢道:“其实你没有太大的问题,但你也看出来,你会对一些不好的回忆产生应激反应,一旦场景相似,或者无意中,比如睡梦时,就会勾出反应机制,从而影响你的行为,以及情绪……”

    时暖皱眉:“那么屈医生,我的病症和上一次相比,是不是……是不是加重了?”

    屈玉琢道:“你上次遭遇的事情,放在任何一个女子身上,都会被惊吓或者精神失智,这算是比较正常的反应。只是因为你本身就有些心理疾病,导致这些被扩大化……自然,如果你说比上次加重了,也没有什么错,因为激发你情绪的机制,多了,而且你的反应,也更加剧烈了……”

    时暖问:“那我……那我现在应该怎么做呢?怎么做,才能让我稍微……稍微正常点?”

    屈玉琢听罢笑了:“别这么想,你没有不正常,你很正常,比如现在,你就可以很心平气和的跟我说话,也知道自己的为题出在哪儿,这已经很好……”

    时暖皱着眉,头微微垂下,说:“其实我以前觉得,仇恨这种东西,是不能被遗忘的,因为它能够使人清醒,能够让我知道我未来的路该怎么走,因为按个时候我无依无靠,也几乎没有真正在乎我的人。

    可是现在,我有二叔,他真的对我特别特别好,我从小大二十多年,除了我外公和我母亲,他是对我最好的人,而我心中埋藏的仇恨会一不小心的刺伤他,哪怕是刺伤了我自己,但我也明白,二叔比我更忧心……但让我放下仇恨,我也做不到……”

    屈玉琢看着时暖,嘴角始终带着淡淡的笑意。

    他喝了一口茶水后,开口:“其实爱情,不就是如此么?他在意你,因为爱你。你在意他的在意,是因为你爱他。你们相爱,这是好事,毕竟相爱的人,就是决定未来一起度过所有风霜雨露,人世凄凉的,不是吗?”

    时暖眼眸微闪,屈玉琢又说:“其实时暖,身为你的心理医生,我其实可以用许多方法去勾出你心中最不想回忆的事情,比如说:催眠!但是阿煜不让,他希望对你的治疗能有一个缓和的过程,也希望你可以明白,不管未来发生什么,他始终都在你身边,不会离开!”

    时暖垂了下眸,跟着点头,说:“我明白……我知道,他真的对我很好很好,特别好!”

    屈玉琢笑了下:“你能感受到,这就是好事,内心有温暖的人,不管心里有多少阴暗的角落,都迟早会被驱散,我虽然是你的心理医生,但真正能救你的人,其实是阿煜……”

    时暖再次点头:“恩……”

    她笑了下,说:“我明白了,谢谢你,屈医生!”

    屈玉琢耸耸肩:“不客气,我其实也没有帮上什么忙!”

    时暖说:“不,你已经帮我许多了,我很感激您,也希望屈医生可以早日找到自己要找的那个人!”

    屈玉琢一怔,跟着笑:“他跟你说的?”

    时暖眨了下眼睛,忙说:“对不起屈医生,他其实……”

    “不用紧张,其实也不算多秘密的事情,他告诉你,也属于正常……”

    时暖点了下头,顿了下还是开口,说:“屈医生,其实你可以让二叔……我是说他,帮你找一下那个人的。如果那个人真的在T市,我相信他能够找到她,一定能够的……”

    屈玉琢笑:“其实我倒是不着急,同时我也相信缘分。如果我和她真的有缘,就迟早会遇到,如果无缘,就算遇到了,最终也一样是末路……”

    时暖皱眉,说:“屈医生是个很痴情的人,跟姚姐一样……不过屈医生比姚姐幸运,姚姐找到了她要找的人,但是那个人算注定与她无缘吧。屈医生虽然没有找到你要找的人,但是没找到,就代表还存着希望,挺好的……”

    屈玉琢端着手中杯子,并没有说话。

    时暖觉得自己多话了,忙起身道:“那个,屈医生,今天谢谢你,我先出去了,他……他还在外面等着呢!”

    屈玉琢“恩”了一声,说:“我今天有点累,就不去送你们了,你帮我跟他说一声……”

    时暖点点头:“我会的,屈医生……那,屈医生再见?”

    “恩,再见!”

    ……

    时暖很快打开门出来。

    宋衍生几乎第一时间迎了上来。

    他抓住时暖的手问:“怎么样?还好吗?”

    时暖点点头:“挺好的,二叔不用担心!”

    “恩,玉琢呢?怎么不见出来?还是等我亲自去找他?”

    说完,就要伸手去推门,却被时暖一手拦住。

    时暖说:“二叔,你别打扰屈医生了,我觉得他今天心情似乎不大好……”

    “心情不大好?”宋衍生皱眉,问:“怎么了?”

    时暖说:“我也不大清楚,可能……可能是我多嘴了吧,说了他正在找的那个人,还说了姚姐的事情……”

    “你是说?姚秘书?”

    时暖点头:“是啊,因为姚姐跟屈医生一样,也一直再寻找一个人啊,就是K,已经找到了啊,屈医生也在找一个人,两个人不是很相似么?”

    宋衍生眯了眯眼睛,过了会儿,才开口,说:“是啊,很相似!”

    ————本章4111字————